横刀立马彭德怀的八字命理分析

作者:诸葛神算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6:32:37   文章分类:八字算命

一方山水养一方人,什么样的山水出什么样的人。秀水产文士,穷山出豪强。位于湖南省湘潭县乌石镇乌石村的乌石峰,陡峭险峻,峰顶耸立着一座石砌的易华祠。易华是元末农民军陈友谅的参政,陈友谅被朱元璋消灭后,易华率众在此凭险据守多年,终为明军诱杀。易华劫富济贫,保境安民,一方百姓感念其恩德,为他立祠,奉为神明,数百年香火不断。1898年,这乌石峰下的彭家围子里诞生了一位乌石般的硬汉,他幼年经常上乌石山砍柴,石祠中那个威风凛凛、劫富济贫的武将易华,成了他童稚心目中的英雄,影响了他的一生。

他叫彭德怀,字得华,号石穿,生于1898年农历910日亥时,其命式为:

大运: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

5 15 25 35 45 55 65 75

八字枭印当令,逢印看官,可是官星丁火被壬合亥克,破了印赖官生格。若以用印喜食格论,丁壬合,食伤也难吐秀。所幸者,大运由北转南,先是修复了用印喜食格,然后又修复了印赖杀生格,且成格甚高,故能出将入相,声名遍野。所惜者,晚运印重杀轻,相神受伤严重,定当官灾缠绵,疾病萦身。命局土被金泄,肠胃、皮肤之疾难免。

八字劫重官轻,官星则会时常激怒比劫之性,故命主性烈如火,有“猛张飞”之称。此外,印重食轻,则喜宣泄,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。而丁壬合,官星坏格,为因言致祸之象。

官轻喜财,然财星在月失令,在妻宫处绝地,加之申亥相害,婚姻必多生离死别。子女星官杀在月入墓,在时临绝,为难养子女之象。晚年印多印旺,难免孤独。

早运癸亥,戊癸合,食伤不能吐秀,命主学业难遂。印星损格,为丧母之兆。正所谓“偏印本是一苦神,克父伤母自立身”也。命主6岁读私塾。8岁丙午年,午戌合动母宫枭印克食伤,其母染病去世。父星甲木,在月失令,又受申害,故其父被哮喘病压身,终年卧床,不能劳作。为了生计,他不得不离开学校,率弟乞讨,与人放牛、下煤窑做苦工。悲惨的少年生活,给命主烙下了可怕而深刻的记忆。长大后他常说:“我小时候饿怕了,我知道饿饭是什么滋味。”

15岁运转甲子,甲木泄食生官,本属好运,只因甲木无根,无力生官,反而勾引官星与食伤交战,惹出祸来。是年,命主参与饥民队伍抢粮,开仓吃大户,被通缉,逃到洞庭湖滨当堤工。18岁丙辰,申子辰三合伤官局,命主又因参与反对堤局克扣工资的风潮而被解雇。命主走投无路,便愤然投军,此乃伤杀为武之故。

20岁入子运,子水带甲木财星合入妻宫,命主与青梅竹马的表妹周瑞莲订婚。然是年戊午,子水冲克午火相神,表妹因不愿卖身抵债而跳崖身亡。子运申子合水,食伤多而印轻,无秀气可吐,反宜流年补印。21岁己未年逢印,升排长。23岁辛酉年,三会金局,伤劫横行,命主杀一恶霸而遭捕,在押往长沙途中逃脱。24岁壬戌,又来印星,命主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。是年,丁壬合财,再引子水合入妻宫,命主在亲友撮合下,娶了不满12岁(假冒14岁)的货郎之女刘细妹为妻,并给其改名为刘坤模。想要她做女子模范。

25岁运转乙丑,乙庚合金,少年比肩比刚强,命主于讲武堂毕业后回湘军当连长。28岁丙寅年,杀星透清有力,命主一岁两迁,上半年升任国军营长,年底又升为团长。

30岁入丑运,为墓库运。墓库墓库,颠倒反覆。兆示命主稀里糊涂,折腾不宁。好在丑土为印,有利格局,能增贵气。是岁戊辰,辰戌冲开水库,伤官猖狂,命主率所部一团人马在平江举行暴动,创建红5军,自任军长。暴动失败后,逃窜至井冈山与朱、毛部队汇合,并接受其改编和指挥。立足未稳,旋又遭国军围剿,为了让朱、毛部队安全撤出,命主率部守山,结果又伤亡大半,命主领着剩下的283人突围至江西瑞金。是年水大漂木,妻星受损,其妻回家后失去了联系,十年后再相见时,其妻早已改嫁他人。

31岁己巳年,巳亥冲,命主率部转战于湘鄂赣一带。32岁庚午年,杀星增力,部队扩编为第三军团,命主任总指挥。33岁辛未年,丑未戌三刑,大利格局,命主升任中共军委副主席,跃上了中共权利的最高层。正是“君子不刑定不发”也。

35岁运转丙寅,杀印俱到长生,寅亥合,寅戌合,财杀有力,正是其扬名立万建功立业的大好之运。但逢癸酉甲戌年,伤劫横行,制杀过重,故共军在国军第五次围剿中惨败,伤亡大半,差点全军覆没。所幸戌年为印,命主率残部左冲右突,东躲西闪,最终还是杀出重围逃出了生天。37岁乙亥年,寅亥合木生火,杀星增力,共军将残余的第一、三军团和中央纵队合编为陕甘支队,命主任司令员,与政委毛泽东率部继续“长征”,历尽千难万险,最终抵达陕北。38岁丙子年,杀临太岁,命主升任红军前敌总指挥,补任中政局委员。

39岁丁丑年,抗战爆发,中共获得了绝处逢生的大好机遇。朱、毛对外发表《抗日救国方针》,大声呼吁“停止内战,一致对外”,私下里毛泽东则在洛川会议上宣布:“要冷静,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……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,才爱国,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,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(苏联)。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,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,形成蒋、日、我,三国志,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,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,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!……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,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。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‘一分抗日,二分应付,七分发展’。任何人,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(引自《张闻天文集》第二卷)。”是年,杀印有力,国共合作后,命主出任国军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(八路军副总指挥),与朱德总司令率军开赴华北前线,参与抗日。

40岁戊寅年,大运入寅,财星冲合日时支,命主与北师大著名的浦氏三姐妹中的小妹浦安修成婚。婚后二十年,两人感情尚可,只是未生下一男半女。

42岁庚辰年,比肩比刚强,为了打破日军对八路军根据地的“囚笼政策”,也为了反击“八路军游而不击,抗而不战”的社会舆论,命主不顾洛川会议的“总体方针”,横刀立马,公开向鬼子叫板,发动并指挥了一次规模较大的“百团大战”。历时105天,作战1824次,毙伤日、伪军各2万余人,拔除日伪据点2993个,缴获了大量军火,赢得了社会舆论的好一阵喝彩。是年辰戌冲开水库,也有不吉,“百团大战”使命主的兵马也伤亡了2.2万余人。

45岁运转丁卯,两官齐透,合一留一,亥卯又合财生官,尽去格中之病,乃佳运也。但年逢癸未,伤官克官,虽有戊土解救,也难免口角争讼。4月,命主在《新华日报》上发表《关于民主教育的讲话》,说中国应建立一个自由、平等、博爱的制度,让人与人之间互爱、互敬、互助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5月,毛泽东在延安开展“整风运动”,对命主进行了为期43天的斗争。毛批判命主宣扬的“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”和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思想都是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和腐朽思想,指责命主领导平江暴动是抱“入股”目的“投机革命”,在华北抗战制定的“运动战”方针,是王明的“右倾投降主义路线”,违背了他毛泽东“以游击战为主”和“坚持依傍山地与不打硬仗的原则”。还说“百团大战暴露了我军的力量,导致华北根据地遭到日军巨大压力,根据地大大缩小。同时,使得蒋介石增加了对我们的警惕”。康生等人则说彭“一贯反对毛主席”(证据之一是彭德怀在讲话和文章中,很少引用毛泽东的话),取“彭得华”的名字,就是志在“得中华”,欲与毛泽东一争高低。他们把彭艰苦朴素的生活也说成是一种“虚伪”。可怜的彭大将军,开始还跟老毛直着脖子对骂几句,后来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,也只有低头全面认错,虽然心里憋着十二万分委屈。

47岁乙酉年,金生水旺,食伤暗涌,欲伤官星,好在食伤不透,终不成殃。是岁,中共“七大”召开,在华北座谈会上,命主的“百团大战”和“运动战”以及《关于民主教育的讲话》再次受到激烈批判。命主作了三次检讨,表示今后“要增加一些马列,向毛泽东学习”。但他又说:“拥护毛泽东同志不在‘拍掌’,更不是要去‘捧场’和‘盲从”,“毛泽东99.9%的正确,难道就没有0.1%的错误么?”于是,毛认为:“他(彭德怀)承认错误的态度十分勉强,也难说是心悦诚服的。”只因当时强敌当前,故未将命主罢官。会后,命主在青化砭、羊马河、蟠龙镇一带冲锋陷阵,三战三捷。之后又在沙家店歼灭了国军两个旅。48岁丙戌年,杀星得力,命主升任解放军副总司令兼西北野战军司令。在随后的戊子、己丑两年里,命主率部横扫西北,收延安,平西安、下兰州、夺西宁、占银川,取新疆,一举拿下了西北五省,为中共立下了赫赫功勋。官封中共西北局第一书记、西北军区司令员。

51岁己丑年,印多泄杀,中共政权建立后,功高震主的命主被悄然剥掉了解放军副总司令、西北局第一书记等官衔,只保留了军委副主席一职(和平时期成了虚职)。

52岁庚寅年,比肩主事,马星发动,为出外争斗之象。625凌晨,在斯大林的操纵下,北朝鲜金日成军队悍然发动所谓“解放”战争,越过三八线,突袭南朝鲜,攻占了汉城。联合国安理会出面干涉,以美国为首的十五国联合国军很快将北朝鲜军队击退,并打到了平壤。毛泽东为了“站在社会主义阵营的最前线,而使苏联处于第二线”,便不惜一切代价力顶金日成,委派命主率领25万(后来增兵至135万)大军“抗美援朝”,并让儿子毛岸英跟着去镀金。三年战争的结果是:一切又恢复到了战前状态。中国军队死亡14万余人(苏联档案记载为100万人),失踪、被俘2.9万余人。支出军费62亿人民币。欠下苏联34.85亿卢布的军火债(引自张振《惊天档案--抗美援朝战争到底是一场怎样的战争!》)。

54岁壬辰年,食伤制杀过重,命主多年的肠胃炎、痔疮复发,左眉上方又长了一个日益扩大的肿瘤,疼痛难安,于是便秘密回国治病。

55岁运转戊辰,56岁甲午年,财杀添力,命主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,有了实权。次年乙未被授予元帅军衔。58岁丙申、丁酉年,印劫两旺,格变用印喜食。食伤吐秀,命主就憋不住肚子里的直话了。人家见了毛泽东都毕恭毕敬称“主席”,他依旧“老毛老毛”的叫唤。人家都高喊“毛主席万岁”,他却在后勤学院学员毕业大会上讲话说:“躯壳都是要死的,人家说万岁,那是捧的,是个假话。没有哪个人真正活一万岁。”人家都唱《东方红》,他却建议不唱,他觉得“他是人民大救星”一句,与《国际歌》的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”一句精神不一致,不如改为“他是人民的好领导”更好。他看到《军人誓词》第一条是“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下……”,便说:“这个写法有毛病,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,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。我们是唯物主义者,毛主席死了谁领导?今后要修改。”人家要给毛泽东警卫团里再整个文工团,他说毛是“后宫佳丽、粉黛三千”。各省各地领导人都争相给毛泽东建造豪华别墅,他却气愤地说:“这样搞下去非亡国不可!”他不知道,正是这些平凡不过的大实话,为他今后的命运埋下了深深的祸根。

60岁戊戌年,大运入辰,虽然辰戌冲开水库,但有太岁二土加入,印多则无妨。可是整个辰运都是食伤相神入墓,破了格局,为失去自由的不吉之象。是年,毛泽东好大喜功,想赶在苏联老大哥之前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”,他冒然发起“大跃进运动”,要在几年内“超英赶美”。于是,大搞人民公社,大炼钢铁,大放“高产卫星”。一时间,领袖发高烧,全民打摆子,到处都说粮食亩产达到了几万斤乃至十几万斤。毛在北戴河召开会议,专题讨论“粮食多了怎么办?”会后,半信半疑的命主考察了十多个省市,年底又回湖南家乡调查,发现实际情况与会上、报纸上说的大不一样。下面的干部们为了完成天文数字般的缴粮任务,一边要群众不计报酬,不分昼夜地干活,甚至在严冬也命令社员脱掉衣服(只准穿裤衩)劳动,一边则在各家各户翻箱倒柜地搜刮粮食,不服从命令与不缴光粮食者就遭到捆绑、吊打、批斗、劳教等种种处罚。命主几个儿时的伙伴每人每餐只能吃到二三两米(16两秤)的饭,数九寒天老人们还睡在冰冷的篾席上,被子破烂不堪。有的人家,五六口人只有一条破裤子穿。调查结束时,有两位老人递给他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谷撒地,薯叶枯,青壮炼钢去,收禾童与姑。来年日子怎么过?请为人民鼓咙胡。”他感叹道:“如此造假,真令人可怕!”为了不让人们继续挨饿,于是,他横刀立马,杀到毛泽东帐前,要为人民鼓咙胡!

然而,今时不同往日,老毛已奄有天下,岂能再容他人说三道四!61岁己亥年,申辰合水,引发辰戌冲,水库大开,水大土散,破损格局,命主奇祸至矣。是年秋,毛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(即庐山会议)。命主给毛写了一封私信,在肯定了“大跃进”的成绩之后,命主非常温和地指出:“过去一个时期,在我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方面,也暴露出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。这主要是:1、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……;2、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,使我们容易犯“左”的错误”等等。不料毛看信后,居然将这封私信定名为《彭德怀同志意见书》,并批示:“印发各同志参考”。然后,毛在会上大发雷霆之怒,给命主“新账老账一起算”,历数命主过来的种种罪过,并再此指责“百团大战”是个严重错误。命主认错说:“这一仗是帮了蒋介石的忙……华北会议斗了我,以后对守纪律比较注意。”毛不依不饶地骂彭说:“你彭德怀那不是爱国,百团大战是在帮国民党打日本人,爱的是蒋介石的国(引自李锐《庐山会议实录》)!” 林彪也赶紧检讨说“平型关战斗吃了亏,是头脑发热,这是任弼时作的决定”。谈到“大跃进”,毛愤愤然说:“我有两大罪状,一条是1070万吨钢,大炼钢铁;一条是人民公社,全世界反对”,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。我无后乎?一个儿子打死了,一个儿子发了疯!”很显然,他是在怨恨老彭在朝鲜时没有保护好他儿子。最后,全会通过了《关于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》,认定“彭德怀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”,他的信是“右倾机会主义向党进攻,妄图篡党夺权的纲领”,并宣告彭德怀、黄克诚、张闻天、周小舟结成了“军事俱乐部”性质的反党集团。将四人撤职查办。

事后,命主在其《庐山笔记》中写到:“723日,毛主席给了我一闷棒,这棒叫做打右倾机会主义路线,而且将历史上的所有旧账翻出来一连打了好几十棒,这就是‘立三路线’、‘两次王明路线’、‘高饶反党联盟’、‘军阀主义’、‘大国主义’……有些打了好几次,打得遍体伤痕,两股无肉,然后立案画押,以后不准翻案,不准辩驳。”8月,命主从中南海迁居于北京挂甲屯的吴家花园,开始在软禁中读书思过。他老婆埋怨他:“你是管军事的,为什么要去管那些经济上的事情呢?”“难道那么多领导同志都错了,就你对了吗?”命主愤然道:“我是共产党员,为什么看到党受损失不应当说话?”“你懂得什么?就知道怕事!”

清除彭德怀等人之后,毛随即在全国展开了规模宏大的“反对右倾机会主义”斗争,以“肃清彭德怀的流毒”。随之,数十万名“右倾机会主义分子”又纷纷中箭落马。安徽副省长张恺帆眼瞅着自己家乡无为县愈来愈多的人在饿死,便大胆放粮救民,事惊中央,毛怒不可遏,对“无为事件”作了极为严厉的长篇批语,称张“是彭德怀和高饶余党”,“可能是混进党內的阶级异己分子”。于是,张恺帆立遭批斗、坐牢、降职流放到基层。最后导致安徽省饿死500万人,仅一个98万人口的无为县,就饿死了32万人!(见《张恺帆回忆录》)

三年“大跃进”下来,中共创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,使3755万老百姓在呼救无门逃生无路的绝境中被活活饿死!(引自罗冰《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》)面对如此惨绝人寰的巨大灾难,中共不仅不开仓放粮,还拒绝了苏、美等国以及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经济援助,而且为了增加黄金储备,居然还在1959——1961这三年里向外出口了11264.3千吨粮食,并给所谓“兄弟国家”慷慨外援了12.32亿元!老毛在1961年接待来访的法国社会党领袖密特朗(后为法国总统)时一口咬定说:“我再重复说一遍,中国没有饥荒。”

64岁壬寅年,丁火官星逢生,意欲与食伤交战,结果只能是官星破格,致使命主再次因言获罪。是年,在中共“七千人”大会上,刘少奇等人认为,大饥荒是“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”(其实根本没有天灾),并说在和平时期死了那么多人,共产党应该向老百姓下“罪己诏”。许多代表还呼吁要为彭德怀平反。命主得知信息后,便向毛上书八万言,回顾生平,就对他一生历史的不实批判进行申诉,要求平反。毛说:“谁都能平凡,就是彭德怀不能平凡!”随后,毛委派贺龙等人成立彭德怀专案小组,意欲将彭的“罪行”定成铁案。这年,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、团市委书记廖伯康等人,也因写信给毛泽东并给杨尚昆当面反映四川饿死了一千多万人,遭到撤职处分,发配到建筑工地劳动,挨整受磨二十年。

65岁运转己巳,丁火官星扎根,但巳亥冲,丁壬合,既破了官印格,也破了食伤吐秀格。丁火只能激怒食伤,引发伤官见官之灾。66岁甲辰年,财星透清,生火坏格,加之申辰合水,引动妻宫,有离婚之兆。是年,命主“旧账”升级,“新账”再添,连1961年的一次返乡调查也被专案组认为是“新的反党活动”。于是,连命主有名无实的国务院副总理一职也给撤销了。其妻浦安修多次奉劝命主公开认错,可他就是不干,最后两人只有离婚。

67岁乙巳年,巳亥冲动官杀,为工作变动之象。是年,毛泽东认为,根据国际国内形势,彭德怀、黄克诚、习仲勋等反动头目不宜聚集在首都,提议将他们挂职下放,分散各地。于是,命主被下放到四川担任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。同时,彭德怀专案组的工作仍在加紧进行。不久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姚文元文章《评新编历史剧〈海瑞罢官〉》。毛对陈伯达说:“姚文元的文章很好……但是没有打中要害。要害问题是‘罢官’,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,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,彭德怀也是‘海瑞’。”次年,毛泽东发动了一场旨在彻底清洗党内外一切反对者的“文化大革命运动”,吹响了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”的惊天号角,让千千万万的学生娃娃大闹天下,到处乱批乱斗,乱打乱杀……

69岁丁未年,伤官克官,为祸百端。在毛夫人江青的授意下,北京红卫兵到成都把命主押回北京,开始对其进行没完没了的审讯和批斗。命主一身长满红疮,奇痛奇痒,不能弯腰,不能躺卧。红卫兵则在78两个月里,将这位69岁的老人狂斗了一百余场。他倔强的头颅被一次次强力按下,他老病的身躯被一次次猛烈击倒,他的前额被撞破,他的脊背被打伤,他的两根肋骨被打断……早已离婚的老婆也被揪来陪着他遭罪挨打,他心如刀绞,发疯似地叫喊:“你们打我吧!我和她早就分手了,她是无辜的!”

在随后的戊申己酉两年里,劫伤两旺,命主一直在监狱里接受专案组没日没夜的反复审讯,逼其承认反“三面红旗”、“为高岗犯案”以及“里通外国勾结苏联反对毛主席”等多项“罪行”。命主虽受尽折磨而不“认罪”。72岁庚戌年,金水旺而克官入墓。专案组上报《关于反党头目里通外国分子彭德怀罪行的审查综合报告》,老毛批准:“撤销彭德怀党内外一切职务,永远开除党籍,判处无期徒刑,终身剥夺公民权利。” 然而,不屈的命主还是在其“交代”材料的结尾处写道:“我仍然挺起胸脯,大喊百声问心无愧!”

75岁运入庚午,官星得禄,破格更重,命主大限到矣。是岁癸丑,丑戌刑开金库,金多泄土,用相俱损,命主的直肠癌到了晚期。他终于绝望了,他不再有任何拘束,他大声地说出了他平时想说的一切:“日寇侵占华北,我在华北敌后打日本鬼子,敌人大举进攻延安,你们在哪里?难道华北抗击日伪军、延安的收复并取得世人皆知的胜利,都是执行的王明、孔老二的路线?百团大战是左倾冒险,躲在山沟里不打日本鬼子才是正确的吗?批判孔老二,批海瑞罢官,为什么把我彭德怀挂进去……你们到底将国家引向何处,还嫌国家不乱吗!”“说假话,搞浮夸吃香;说实话,讲真话有罪。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!”“庐山会议是毛主席的错误!”“我不吃毛泽东的饭!”“不用毛泽东的药!”“无缘无故地关了我这么多年,有谁来看过我一次,又有谁找我谈过一次话,我枪林弹雨中征战了一辈子,到如今落得这样一个下场,苍天啊!你真不长眼!(引自《彭德怀大传》)”

76岁甲寅年,与日柱反吟,财官两伤,身经百战的彭大元帅终于在精神和疾病的双重折磨下,悲惨而孤独的死去。

命主生前常说:“我就像明朝的于谦。”是的,他无法知道,一个大家都信奉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”这种丛林法则的国度,便是一个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动物世界,只有充分的伪装和极度的凶残才能成为强者,这里没有什么人性、平等、博爱可言。说实话的人是注定只能做于谦的,这就是“古来忠臣无好死”这句谚语的真谛所在。


文章来源:天一算卦街 http://www.yuce360.cn

上一篇:周杰伦偏爱黑色着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天津易六合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